抚顺征婚网欢迎你的访问!

抚顺征婚网

抚顺征婚网
抚顺征婚网

抚顺征婚网 > 婚恋情感 >

丈夫高位截瘫妻子不离不弃,十几万积蓄全掏空

来源: 抚顺征婚网 时间:2020-07-04 08:25

摄图网_501301234_banner_医院走廊(企业商用).jpg

1

明兰垂着头,坐在抢救室门外的椅子上发呆,她怎么也不能相信,昨天老公还搂着她说:“老婆,等我弟弟把这房子盖上,我就再也不管他了。你放心,我就回老家两天,回来之后带你去吃你最爱的西餐。”

可是今天他就躺在了抢救室里,生死难料。

老公说要回老家的时候,她不肯答应:“你不是给过钱了吗?你又不会盖房子,回去干嘛呢?”

“他明天上梁,上梁可是大事儿,必须要家里有身份的人主持。我爸爸不在了,我就是家里的顶梁柱,这种事情,须得我出面才行。”老公解释说。

“什么要有身份的人?他们还不是想让你再拿些钱给他们。”她撇撇嘴。

“你不要这么世俗好不好?不要总拿金钱衡量亲情。”老公有些不耐烦了:“我们日子好过了,手里又不差那几个钱,就帮帮他又怎么了?他是我弟弟啊,他是我的亲人。”

她便闭了嘴不说话了,她能说什么?说他们有两个孩子要养?说他们每个月有五六千的房贷要还?

有的时候,她真的很羡慕小叔子,他有什么为难的事情可以来找他哥哥,他哥哥便用他那并不强壮的肩膀,帮他一次次的挡风遮雨。

可自己呢?每个月工资还没拿到手,每笔钱的去处就拿小本本计算好了,一分也不敢多花。外表看着光鲜体面,其实内里一塌糊涂,她多么希望有人也能帮帮她啊。

“这是最后一次,你放心,我以后肯定不会再给他钱了。”老公满脸陪笑的向她保证。

她想说些什么,可最终只是一声叹息:“你早去早回吧,自己注意安全。”

如果,当时自己再坚持一些,如果,自己就那么无理取闹的撒泼,老公会不会就留下来,不回老家了呢?

2

“高位截瘫……颈椎骨折……神经严重受损”大夫的话震得她脑袋嗡嗡响:“目前国际上还没有有效治疗方法……”

她听到婆婆一声绝望的哭喊:“大夫,您可要救救我儿子啊,他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要养……”

“我们会尽力的,你们家属也要做好思想准备,”大夫说:“他这种情况,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保住性命。”

“我儿子,还能站起来吗?”婆婆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说不好,目前病人头部以下没有知觉,都不能动。”大夫说。

“谁是病人家属?来签个字,病人需要转入重症监护室。”大夫又问:“你们要有心里准备,病人的医疗费用,不是个小数目,估计在五十万左右。而且,你们要做好人财两空的准备,他这种情况,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听到治疗费用,小叔子两口子对望了一眼。

婆婆忙说:“我们无论如何不会放弃治疗的,我儿子在大公司上班,在城里买了大房子,他有本事,能挣钱……”

她的脑子里却一片空白:五十万……人财两空……

3

老公转入重症监护室的第三天,五万块的押金没有了,大夫通知去缴费。

小叔子看了看弟媳妇儿,弟媳妇儿翻了个白眼:“你看我干啥?咱们家里就那几个钱,送大哥来医院的时候不都花了吗?欠盖房子工人的工钱还没给。”

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咱哥要不是为了给咱上梁,他能从城里赶回来?要不是你说大梁要有身份的人帮忙抬上房顶才吉利,大哥能上房?他不上房能掉下来摔伤吗?”小叔子红着眼睛朝弟媳妇儿吼着。

“你也别跟我吵,反正我是没有钱,房子也才盖了一半,出了这种不吉利的事情,继续盖下去也没人敢住。你也不用和我吼,愿意离婚就离婚,老娘还不跟你受这份儿穷了呢。”弟媳妇儿说完,头也不回的走掉了。

“嫂子……你看……”小叔子看着她,欲言又止。

她心里明白,老公看病的钱,没有人会帮她出的。

她从包里拿出银行卡,默默地去缴费了……

4

老公情况总算有所好转,从昏迷中清醒过来,大夫说,下午的时候可以让她探视半个钟头。

她心里略略宽慰了一些,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老公能多挺一天,就多一分希望,也许有一天就会有奇迹发生呢?

为着这半个钟头的探视她特意回家一趟,她想,不能让两个孩子看看爸爸,那就拍一段两个孩子的视频给老公看吧。

自从老公出了事儿,她便把孩子送到了父母家,孩子还小,大宝儿六岁,二宝儿还不到三岁。他们并不理解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们只知道,爸爸妈妈有事情忙,这段时间要乖乖跟着姥姥。

“怎么样?孩子他爸情况有没有好转?”

对上母亲那关切的眼神,一时间,她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:“可能……也就这样儿了,高位截瘫,目前,咱们市医院没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
“那……转院呢?去首都的大医院?”

“大夫不建议转院,因为颈椎骨折是很危险的,转院路上,无论什么突发情况,对他来说都是致命的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只能先看看他自我恢复的情况……也许……也许就这么熬着,能熬几年或者几十年,也许……总之不确定。”她摇着头。

母亲便沉默了,过了好一会儿,才叹了口气:“怎么会这样儿呢?还不如……唉~他自己也遭罪,家里人也跟着着急。”

摄图网_500988716_banner_医院门诊挂号大厅(企业商用).jpg

5

当她录好了儿女的视频,一路飞车赶回医院的时候,大夫告诉她,婆婆进去探视过了,由于病人的病情不是很稳定,每天只能一个人进去。

她望着重症监护室那道冰冷的密码门,心里忽然就升起了一股巨大的无力感,门里面,是她亲爱的老公,是风风雨雨陪她走过了七年的男人,是她两个孩子的爸爸……

“说好的我进去看他……”她满眼泪水地质问婆婆:“为什么不等我?”

婆婆低着头坐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的椅子上,她只看到她满头苍白的头发:“他……他是我儿啊!我怎么就不能看看他?”

婆婆抹着眼泪:“我从那么一点点把他抱大,我多想……多想里面躺着的人是我啊!让我儿好好儿的,哪怕我现在就死掉也无所谓啊!只要我儿没事儿……”

一旁有病人家属听得黯然泪下,便劝婆婆:“老姐姐,想开些,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又有人对她说:“你也不用急,明天下午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明天你进去看不就得了?老人家,儿子出了事情,你也要多理解理解,都是为人父母的……”

她便不说话了,是啊,都是为人父母,如果……自己……不!不能想,想到儿子或许也会遇到这样的危险,她的心就像被谁狠狠地踩了一脚。

她无力地靠在铁门上,任由眼泪汹涌而出:老公!老公!你可千万要挺住啊……

6

大夫和他们商量,老公的颈椎要不要做复位手术。

“病人的颈椎骨折,这个手术虽然很简单,可是,有很大的风险。病人的脊髓神经本来就严重受损,所以,不排除病人做这个手术的时候,下不了手术台。”大夫说。

“这个手术对他的病情有什么好处吗?”她问。

“好处就是病人好护理一些,颈椎复位以后,靠颈托就能固定住。他是颈椎神经断裂了,目前,还没有哪个国家的医疗水平可以修复。不过,世事无绝对,也许会有奇迹。”大夫说得很委婉,可她还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。

这个手术做还是不做?她望着那扇冰冷的铁门,内心纠结无比。

“大夫,我们做……我们做手术,哪怕有一线希望,我们也要试试。”她下定决心。

“不能做,”婆婆反对:“你没听大夫说吗?会有危险,也许,下不来手术台。”

“可是,不做手术就一点希望也不会有!”她试图和婆婆沟通:“不做手术,人同样会有危险,随时会有……”

“你就是希望我儿子早点死!你早就不想给他看病了,他死了,你就解脱了!”婆婆忽然就爆发了: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!”

小叔子赶紧拉住婆婆:“妈你冷静点,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们心里都不好受,嫂子肯定比我们谁都难受,我们慢慢商量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不管怎么说,婆婆死活不同意老公做这个风险极高的手术。

于是,她们之间爆发了老公住院以来的第一次争执……

7

她终于进到了重症监护室里,她才知道,那道铁门只是第一道门,进到第一道门里之后,要经过消毒,穿上探视专用的防护服才能进到第二道门里。

进到第二道门里,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压抑和巨大的绝望感,病床上的病人,身子插满各种管子连接着各种仪器,他们或闭了眼,一动不动,不知道是昏迷还是睡着了,或睁着眼睛,眼神呆滞而涣散。

这里面,随时都会有人离开,受完他们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段折磨……

是的,折磨,望着那些病人,她能想到的只有这个词儿。

老公在最里面的二号床位,她来到他床前的时候,他闭了眼睛躺在那里,身上只盖了一层蓝色的床单,他的双臂和上半截身子都裸露在外面,可以看出,他并没有穿着衣服……

进来的时候,她曾告诉过自己,不要哭!

可是,面对着这样的老公,她怎么也忍不住内心的酸楚,老公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,可是,现在他要在陌生人面前裸露身体,任人摆弄,这样的没有尊严,他怎么能受得了?

人啊,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可怜,生命尚且顾及不过来,又谈什么尊严呢?

她用手紧紧捂住嘴巴,她怕自己会哭出声来,一旁边的小护士拍了拍她的肩膀,要她克制自己的情绪。

老公似乎有所感应的睁开眼睛,朝她看过来。

她忙背转身去,飞快地用手抹了一下眼睛,再转过身来时,她以是满脸的笑容:“老公……”出事儿后的一个星期,她终于又见到他了。

老公嘴角微动,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。

她做在他的床边,用消毒湿巾轻轻擦拭着他的手臂:“大夫说,你恢复的很好,等你再好些了,我就能接你回家了。你可要听大夫的话,好好配合治疗哦。”

她尽量让自己的口气轻松一点:“我们的女儿参加了全市的少儿书画比赛,还拿了二等奖,老师说她才六岁就能画出血样的画儿来,很有天赋,让我们好好培养呢。”

“二宝儿这些日子很乖,自己吃饭,也不挑食了……”她擦去老公眼角溢出来的泪:“老公,你一定要加油,快点让自己好起来,我和孩子们都在等你回家……”

8

听其他病人家属说,首都军医院在老公这个病症上,有全国顶级的专家。

她在网上预约了专家号儿,自己带了老公的病例和资料,开了车一夜的车赶往首都。

一路上,她一次又一次的给自己鼓劲儿:一定会有希望的,一定会有希望的……

“病人的这种情况……我不建议手术。”专家看完老公的病例和资料之后,对她说:“病人不能自主呼吸,只能依靠呼吸机维持,手术风险极大,对病情也没有什么好处,就算手术成功,看他的情况,也出不了重症监护室。”

“这个手术,在您这里做也会有风险吗?”她不甘心地问。

“颈椎复位手术并不是什么高难度手术。一般的三甲医院都可以做,风险在于病人的实际情况,和在哪里做,由谁做这个手术关系不大。”专家的目光中透出了一丝的悲悯:“他这个情况,很快就会出现各种的并发症,各个器官也会慢慢衰竭,也许三五天,也许三五月,也许三五年,总之,痊愈的可能微乎其微……”

“难道……一点希望都没有吗?”她小心翼翼地问,她好怕专家会给她个完全肯定的回答,她怕,怕自己心里撑着的那根弦会突然之间断裂开来,她怕,怕自己会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,在陌生人面前崩溃掉……

“希望总会有的,”专家安慰她:“不排除有奇迹的出现。”

是的,希望总会有的,老公,你是我的丈夫,是孩子们的爸爸,是婆婆的儿子,是家里的顶梁柱,是这许许多多人的希望!你可一定要战胜病魔让自己尽快好起来啊!

9

大夫又一次的催缴费,她翻弄着手里的几张卡,半个月的时间,老公病情没有一丝好转的迹象,他们手里仅有的十几万存款却花得一干二净了。

“你快去交钱啊。”婆婆见她只是站在那里不动,不禁催她:“大夫说,再不交钱就要停药了。”

“没有……钱了。”她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来,眼泪也随之滑落。

“怎么可能?我儿子一个月挣那么多钱,怎么就没钱了?你是不是以为我儿子好不了,把钱都转移到你妈那里去了?”婆婆颤抖的手几乎要指到她脸上。

“没有,我们没有钱,就这一点钱还是留着给二宝儿上幼儿园的。每个月的钱,房贷五千,大宝儿幼儿园两千,大宝儿两个兴趣班两千,我们还要穿衣吃饭,哪儿有那么多闲钱呢?”她搓着手,嘴上和婆婆说着,心里却暗暗盘算着,是不是跟娘家妈借些钱,解解燃眉之急呢?

“那你就把房子卖了吧。”婆婆手一挥:“省的每个月还得往那个黑空窿里面扔钱。”

“房子是贷款买的,买的时候房价正高,现在房价跌得这么厉害,这套房子还别说一时半会儿卖不出去,就算卖出去,恐怕也是拿不回什么钱来的。”她叹了口气,其实,她早就动过卖房子的念头儿了。

“你骗谁?你大房子住着,小汽车儿开着偏偏就给我儿子救命你没有钱?”婆婆怎么也不能相信,付了那么多首付,又一年好几万的供了五年的房子,卖出去会拿不到钱?

她们之间,爆发了自老公住院以来的第二次争吵。

最后还是她哥哥赶过来,帮忙交了五万块钱。

哥哥走的时候,对她说:“这么多天了,妹夫的病,你要有个心理准备,以后的路还长,两个孩子从今以后就要靠你了,你自己要有个打算。钱,我还有一些,只要你说用,我随时可以给你拿过来,你自己掂量着办吧。”

她如何不明白哥哥的意思?可是,她能怎么办呢?于她来说,只要老公有一口气在,自己的孩子就还有个完整的家,不是吗?

10

老公的情况略有好转,可以通过鼻饲进食一些易消化的流食。

她的心里略略安慰了一些,总算是有些希望了,不是吗?

虽然没有谁主动开口,可她和婆婆之间达成了一个共识,既然每天只有下午允许一个人探视,那么就一人一天好了。

今天是她进去探视的,看到老公的一刹那,她没有忍住,眼泪又落了下来,原来,所谓的鼻饲,就是把食物打碎了,通过鼻管输进胃里。

管子直接插进鼻子里,老公该是有多难受啊!

老公看到她,嘴角动了动,对她笑了一下。

她把耳朵凑近老公的嘴巴,听到他微弱的声音:“老婆,你辛苦了。”

她轻轻抚摸着他消瘦的脸颊:“说什么呢?我们是夫妻啊。”

“老婆,放弃我吧……”老公眼睛里闪着泪花:“我自己的身体,自己知道,别再为我浪费钱了,放弃我吧……”

“你胡说什么呢?”她佯怒着:“大夫都说你有所好转,很快就能转入普通病房了。”

“老婆,别骗我了,我大学的时候,勤工俭学在医院做过护理,我知道自己的情况。”

“老婆,我太难受了,求你了,放弃我吧,带我回家。”

“老婆,我想死在你的怀里,不想在这个都是陌生人的病房……”

“老婆,让我多叫你几声好吗?老婆……老婆……老婆……”

“老公,你要坚强,我们还有孩子……”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她多想冲出病房,躲在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大哭一场啊,可是,她又怕,怕自己这一转身,就再也见不到老公了……

摄图网_500523229_banner_父亲与孩子(企业商用).jpg

11

老公由于气管深处的痰不能及时排出,引发肺部感染,要做喉切。

她用颤抖的手在手术单上签了字。

可是,大夫刚刚要安排手术的时候,婆婆却在小叔的陪同下匆匆赶来,死活不同意做手术。

“太危险了,”婆婆说:“我昨天来的时候,大夫都跟我说了,这个手术太危险了,把喉咙切开,他就不能再说话了。”

“可是不做这个手术,他肺部的感染也足以致命。”她和婆婆解释。

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昨天进去看我儿子的时候我都问过他了,他说钱都在你手里,你拿着钱,不肯给我儿子看病,还不就是希望他早点死?你把我儿子的喉管切开了,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,还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?”

婆婆的话惊呆了她:“你儿子还在病危中啊,你进去探视怎么能问他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呢?你就不怕刺激他的病情?”

“我就是要他知道,你是有多么的恶毒,让他把钱和你要出来,给自己看病。”婆婆说的理直气壮。

这一刻,她忽然什么都不想和婆婆说了,她和她,根本就是站在两个立场上,虽然,她们的共同目的都是为了他能好起来。

“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,这个手术必须做。”她冷冷地说。

“还说没钱了,怎么做这种整治我儿子的手术就有钱了呢?”婆婆仿佛看穿了她,一脸的鄙夷。

最后,还是在大夫和小叔的劝说下婆婆才勉强同意了做这个手术。

手术过后,她又面临着让她最头疼的事情,住院费所剩无几,有该缴费了……

12

她去母亲家里看孩子,自从老公住院,她每日奔波忙碌,只偶尔回来看看孩子。

大宝儿到底爱二宝儿大了几岁,已经能察觉出家里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了。她一见妈妈来了,便扑过去紧紧抱住了妈妈的腿。

“妈妈,我可乖了,我画的画儿老师都说好,还说我是小画家。”大宝儿望着她的脸色,小心翼翼的说:“我和弟弟都乖,你不会不要我们了吧?”

她心里酸酸的,可是眼眶却干干涩涩的,这些天,她流了太多的泪。

母亲一担忧的看着她:“你也要多注意身体啊,看你瘦的……”

晚上,喝完母亲精心为她熬煮的鸡汤,她和母亲提出来要借些钱。

母亲叹了口气:“傻孩子,妈手里是有几个钱,你想用,也谈不上借不借的,拿去用就是了。可是孩子,你想过没有?就算把我和你哥手里的那几个钱都花进去,还能坚持几天?大宝儿她爸爸单位没有公费医疗,他自己也没有保险。你们欠了这么多的钱,以后的日子怎么过?你还有两个孩子啊。”

她低头不语。

“孩子他爸这个情况我们也找人问过,你心里要有最坏的打算。如果到最后,只是人财两空的结果,你……怎么办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想放弃!”她抱着母亲放声大哭起来:“我真的不想放弃……可是,您没有见过,他太受罪了……太受罪了……我多想,躺在里面的人是我啊,如果是我自己,我宁可死也不受这份罪!”

13

她到底从母亲那里又拿了些钱,给老公续交了住院费。

大夫又下了病危通知,老公的腿部出现了血栓,情况十分危险。

婆婆崩溃了,她跪在大夫面前苦苦哀求着:“大夫,求求你了,救救我儿子吧,你们一定有办法的。”

大夫忙弯下腰弯扶起她来,可是,她却不肯起来,那满是白发的头就那么磕在了地上,婆婆瘦了,瘦的厉害,跪伏在那里只小小的一团。

“大夫,我求你了,给我儿子用最好的药吧,不是有进口药吗?给我儿子用进口药。”

“你要是担心我老婆子没钱,你们医院不是给人换肾吗?可以用我的,我的肾卖给你们,只要你们可以给我儿子看病,我身上的什么器官都能卖给你们。我老婆子是活够了,可我儿子他还年轻啊……”

谁都不是铁石心肠,她心里虽然怨恨婆婆,可这一刻,她也忍不住转过头去抹了一把眼泪。

婆婆求过大夫,又转过身来求她:“媳妇儿,求你了,你就把房子卖了,把车卖了,给我儿子看病吧,房子车子以后可以再买,可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“你别听大夫说情况危险,他们还不是想多要钱?植物人都有治疗好的,我儿子他还能说话,怎么就不能治好呢?只要你肯拿出钱来,就没有看不好的病。”

她苦笑了一下,房子是卖不掉的,车子她已经卖了,钱早就交了住院费了,可那一点点钱又管什么用呢?

也许,是该放手的时候了,这样坚持下去,能有什么意义呢?只能是他在重症监护室里面煎熬着,自己在外面煎熬着。

心里虽然这么想,可是,那一声放弃又怎么说的出口呢?

14

她看好的那家幼儿园打来电话,通知她,虽然二宝儿不在他们的招生范围,可是,只要拿五万块钱的赞助费,就可以去他们幼儿园上学了。

如果是以前,听到这个消息她会高兴得不得了,要知道,这家幼儿园可是市里为数不多有外教的幼儿园啊。

可是现在,五万块钱就意味着老公可以在重症监护室里煎熬五天。

她咬着自己的手指,直到嘴里感觉有丝丝的腥甜,可她仍然感觉不到疼痛,随着老公的住院,渐渐麻木的,不止是她的心。

“我决定放弃治疗,出院吧。”她终于说出了这句话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婆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你疯了?出院对他来说就意味着死亡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?”

“继续治疗死亡也是迟早的事情。”她平静的说。

她想,至少,她还能满足他最后的要求,让他平静地在自己怀里离世,让他走之前,可以再亲手摸一摸自己的孩子……

“怎么就一定会死?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儿子就坚持不到最后呢?只要你肯拿钱出来,就一定能治好的。”婆婆如何肯依?

“我没有钱,孩子上幼儿园都没有钱了。”

“还穷讲究什么呢?命都保不住了,孩子还上那么好的幼儿园干嘛呢?不上幼儿园就不能上学吗?你们城里学费太贵,一个幼儿园,一年好几万,你把这钱给我儿子看病行不行?孩子不上幼儿园又不会死。”

“孩子怎么能不上幼儿园呢?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啊。”

“他们的爸爸都快没命了,还穷讲究什么?就算孩子将来只能回村儿里放牛,也是保住他们爸爸的命要紧。”

“我的儿子,不会回村儿放牛的……”她冷冷地说,内心也是一片的冰冷……

15

在她决定放弃治疗的那天,婆婆和小叔去她家里把门砸开,搬空了屋里所有的东西。

面对她的质问,婆婆同样冷冷地说:“有我儿子在,你和我是一家人,没有我儿子在,你不定进谁家的门儿呢,我不会让你用我儿子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去养别的男人的。”

她无力和她争吵什么,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,所有的争吵都已经没有了意义。

“我们问过律师了,你别以为我们乡下人就什么都不懂,我们知道找律师。律师说了,如果我儿子不在了,你这房子我是可以分一份儿的。”

“你别以为。稀里糊涂整死了我儿子,你就可以独吞他的家产了。”

“你把房子卖了,该给我的给我,不然我就去起诉你,让人们都知道,你是有多么的恶毒!”

“把你们拿走的东西送回来,把房子给我恢复成原来的样子,我要让他在自己家里,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安静地离开。”她用恳求的口气说:“等他走了以后,什么都可以给你们。”

“别说得好听了,有你这样的老婆,我儿子能安静地离开?你怎么不去死呢?”婆婆扑过来撕打着她:“别痴心妄想了,东西我们都卖了,想让我儿子等死,门儿都没!房子我们也会找人卖掉,我儿子一天不咽下这口气,我就一天不会让他离开医院!”

她感觉到头发被婆婆抓住了,可她不想挣扎,也不想还手,她想:就这么打死我吧,也许,死了就真正的解脱了……

16

老公转入无菌病房,她只能在玻璃窗外看着他,看着那些粗的细的管子插进他的身体里,维系着他的生命。

也许,他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吧?大夫说,他这些天一直深度昏迷着。

“老公,原谅我,我放弃了。我想带你回家,可是你妈妈不让,所以,我要走了。”她用手抚摸着玻璃窗:“原谅我的懦弱,我实在不忍心看你这么煎熬着,我也没有勇气面对你毫无希望的治疗……”

“我不能把宝宝的未来也赌在里面,他们要有他们美好的人生,如果我背负太多的债务,他们的人生肯定会受影响……”

“老公原谅我的自私,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……”

她手指一点一点划过玻璃窗里那张曾经熟悉,现在却憔悴得不成样子的脸:“老公,如果有来世,我希望你能找个有本事能挣钱的女人,那么,她就可以承担起你的一切美好……”

她最后又留恋地看了一眼玻璃窗里的老公,深深吸了一口气,便转身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……(作品名:重症监护室外的挣扎,作者:张子旭。)

  • 抚顺征婚网
热门资讯